你好!歡迎來到青島制造

海爾4年5000億,憑什么?青島建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靠什么

2020-03-10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靠專業化招商和對產業規律的深度理解,合肥市強有力地主導本土產業政策,開始了一個二線城市的狂飆突進。2007年到2017年合肥經濟增速達563.52%,是當之無愧的全國第一。

去年5月,青島提出了“城市合伙人”這個口號,但在目前形勢下,青島會走和合肥一樣的路子嗎?

海爾4年要達到5000億營收!青島市要整合全市資源全球資源,全力支持海爾平臺建設,將青島打造成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

3月5日,這場由青島市委書記主持的海爾集團企業發展規劃工作主題座談會引發了社會關注。在新一輪城市競爭下,青島如何面對“一座城市和一家企業共同成長”這個極富挑戰性話題?從合肥、無錫、上海走過的路上,我們或許能獲得一些啟發。

青島經濟要提速,需要靠“高端制造業+人工智能”

3月5日上午,海爾集團召開了發展規劃工作主題座談會,研究了《四年5000億,再造一個新海爾》的發展規劃。

從2004年的1000億營收到2014年的2000億營收,海爾用了10年;從2014年到2018年,海爾營收漲了600多億;現在4年再增長2000億,海爾如何做到這樣一個指數型增長?

blob.png

值得關注的是,這個企業發展規劃座談會是由省委常委、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主持的。在會上,王清憲提出要整合全市資源,全力支持海爾平臺建設,整合全球資源,將青島打造成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

青島市委市政府表示將制定專項政策,鼓勵各類工業互聯網平臺在青島拓展應用場景,支持企業進行數字化重生,吸納全球產業、資本、技術、人才等要素融入工業互聯網發展進程,共同把青島打造成為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

去年7月在青島舉行的世界工業互聯網產業大會上,青島提出要打造工業互聯網之都。這一次青島市委書記親自參加企業座談會,明確提出要舉全市之力,凝聚全球力量,牽手海爾將青島打造成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

青島提速工業互聯網建設,在于新一輪城市競爭下,新一線和二線城市格局或將迎來一場洗牌,從全國重點城市2019年GDP排位上可見端倪——

長沙,2019年GDP達12580億元(2019年排名12名,2017年13名),人口816萬;寧波,11985億元(2019年排名13名,2017年15名)無錫,11852億元(2019年排名14名,2017年排名14名)青島 11741億元 (2019年排名15名,2017年12名),人口940萬;鄭州 11380億元(2019年排名16名,2017年17名),人口1014萬;濟南,9443億元(2019年排名20名,2017年排名24名),人口883萬;合肥,9409億元,人口809萬(2019年排名21名,2017年27名)。

青島要借助工業互聯網力量提升青島制造業,這樣的思路在去年5月26日舉行的青島市“高端制造業+人工智能”攻勢行動方案答辯會上已有跡可循。

在這次答辯會上,青島市一位政府官員表示,青島的經濟增速要提速,需要靠“高端制造業+人工智能”。

2018年青島工業增加值為4137億,占GDP的34.5%,2008年占GDP的46.2%。蘇州2018年工業增加值占比是44%。按照工信部說法,青島這樣以制造業為主的城市,占比應超過35%。

青島市自2015年到2019年公布的GDP數據,第二產業增加值一直在4100億徘徊。而青島工業增速緩慢的一個原因是,沒有抓住上一輪新一代信息技術的風口。

所以,這一次,青島絕不能錯過工業互聯網帶來的機會。

海爾集團總裁周云杰也表示說,青島有這么好的制造業基礎,完全有機會做成全球最大、最好的工業互聯網平臺。

那么青島的優勢在哪里?青島市工業和信息化局長姜波在答辯會上說,青島的最大優勢是制造業的應用場景。

青島擁有31個制造業大類,在合肥崛起之前,青島和順德一直并稱為“中國家電之都”。很多創新型技術的發展,最關鍵的就是要有應用場景,這對推動工業互聯網加速發展至關重要。

10年經濟增速563.52%,合肥怎么當“企業合伙人”?

從各方面看,這都是一座城市和企業共同發展的雙贏模式。一座城市和一家企業共同成長,在中國有過很多經典案例,最典型案例是合肥。

2月25日,合肥市政府宣布投資蔚來汽車超100億元,作為交換,蔚來汽車中國總部將落戶合肥,并在江淮蔚來工廠啟動EC6量產項目。

被譽為“中國最成功的風投公司”的合肥,多年來通過政府主導融資的方式,引入各類巨頭后撬動上下游落地,憑空引來了很多新興產業,成了全球家電之都,中國IC之都,中國光伏第一城,平板顯示器之都。

2000年,合肥的GDP僅為325億元,這一年青島市GDP突破1000億元。2008年,合肥GDP為1664.84億元,這一年合肥市地方財政收入100億。為了引進京東方高世代線,合肥承諾拿出90億元融資(實際出資30億元),為此還暫停了地鐵項目。

當時,合肥已經聚集起了一個相當規模的家電產業,但缺屏少芯,液晶顯示器需要進口,增加了成本。在青島、順德兩大龍頭夾擊下,合肥面臨背水一戰。

在京東方TFT-LCD六代線落地合肥后,配套企業都聚集過來,合肥形成了新型顯示面板產業。2011年,合肥家電產業產值突破千億,晉升全國最大家電生產基地。之后,合肥通過注資、收回再注資的模式,引進京東方8.5代線、10.5代線,維信諾AMOLED6代線,成為全球最大的新型顯示面板生產基地之一。

合肥引進集成電路產業,也是如法炮制??繉I化招商和對產業規律的深度理解,合肥市強有力地主導本土產業政策,開始了一個二線城市的狂飆突進。2007年到2017年合肥經濟增速達563.52%,是當之無愧的全國第一。

去年5月,青島提出了“城市合伙人”這個口號,但在目前形勢下,青島會走和合肥一樣的路子嗎?

城市“戰略版圖”如何定位工業互聯網?

去年5月26日舉行的青島市“高端制造業+人工智能”攻勢行動方案答辯會上,討論過青島產業鏈配套這個“短板”問題。

這是這次答辯會上透露的數字:家電產業,青島本地配套率40%,合肥70%。汽車制造業,青島本地配套30%-50%,重慶達80%。海爾在合肥工業園的本地配套率超過70%,青島老園區在40%左右;西海岸新區70%多。

事實上,合肥家電產業上的崛起,順應了中國家電產業鏈轉移大潮。周云杰在去年5月26日的答辯會上提到,合肥的地價、人力成本都比青島低,這也是美的和格力把制造工廠放在合肥的一大原因。不過在制造端轉移的同時,海爾把產業鏈高端部分放在了青島。

全球化浪潮下,產業鏈上的生產要素組合配置早已跨越國界,如何應對“一座城市和一家企業共同成長”這個課題,極具挑戰性,而城市之間在“雙招雙引”上的競爭日趨白熱化。

值得關注的是,合肥在起步時,手頭可倚仗的資源并沒有多少,這使得它在扶植產業發展時能夠聚焦、專注。去年,青島發動了十五大攻勢,并提出了一個未來10年投資3萬億的規劃。在“新基建”的七大龍頭中,青島在人工智能、新能源、軌道交通等都具有產業布局。青島手上握著的牌,比當年合肥多得多。

這個時候,青島市“要整合全市資源,全力支持海爾平臺建設”,怎么整合,整合到什么程度,關鍵取決于“把青島建成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到底放在青島戰略發展版圖的什么位置。而對這個定位,取決于青島整個城市對工業互聯網價值的認知,究竟達到一個什么程度。

整合全市資源,你怎么看海爾?

先把“4年5000億”的目標撂一邊,我們怎么看待工業互聯網?

工業互聯網是一個資源整合平臺,就像周云杰說的,海爾在青島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的過程中,承擔的是“引路者”和“賦能者”的角色。工業互聯網的根本價值在于服務制造業的智能化轉型以及巨大的生態效應,激活創新動能上。

去年9月,工信部公布了2019年十大工業互聯網雙跨平臺,海爾排名第一。入選“十大”的,都是海爾、阿里、華為、浪潮、徐工、富士康這些巨頭。作為操作系統,工業互聯網通用平臺前期投入巨大、專業門檻高,建設周期長,也只有行業巨頭才有資格參與,進行持續的資本投入。

blob.png

簡單來講,工業互聯網包括設備接入、設備通信、工業互聯網平臺、軟件應用這四層架構。來自德勤的市場分析報告指出,工業互聯網在應用側的部署正在快速形成,來到實現真正價值的大規模實施階段。在這個時候,被改造的企業才能看到收益。

觀察海爾COSMOPIat對傳統行業的改造,在淄博是統一陶瓷,在榮成是康派斯房車,在煙臺是春雪食品,在上海是保隆科技,對上述這些建陶、房車、禽肉外貿出口、汽車自動駕駛感知領域行業龍頭的改造,將對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產生巨大影響,通過示范效應帶動當地一大批中小企業轉型升級。

這是與消費互聯網完全不同的商業模式。消費互聯網比燒錢、圈用戶、賺流量,可以三年捧出一個市值超400億美元的上市公司拼多多;工業互聯網必須合力搭網構建生態,推動工業轉型,海爾作為“賦能者”,在這中間獲取的是生態收入。

這將是一場馬拉松。這也意味著打造一個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需要魄力,更需要耐心。當年合肥培育這些產業前后長達20年,歷經幾任政府,他們是怎么做到一以貫之的,這值得青島借鑒。

現在,很多人還把海爾當成一個傳統家電品牌,評估海爾的價值還是拿市值說事,比海爾、格力、美的三家市值。

截至目前,海爾創業平臺上已經孵化上市公司4家,獨角獸企業2家,準獨角獸和瞪羚企業16家,A輪以上66家,天使輪49家,種子輪221家,孵化加速336家,海爾生物醫療成為青島第一家登陸科創板的企業。

這就像硅谷,谷歌、蘋果閃耀著萬億市值,但硅谷真正起步于斯坦福大學這個偉大的孵化器。怎么算斯坦福大學的市值呢?

今年2月,海爾COSMOPIat實現9億元生態收入,比去年同期增幅超過50%以上。但怎么計算海爾COSMOPIat在“戰疫”期間搭建的抗疫物資供需對接公益平臺,幫800家企業制定復工計劃產生的價值?

在制造業的供應鏈被疫情打斷以后,海爾COSMOPIat表現出了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價值,48小時內替山西侯馬搭建了一個日產 10萬只口罩所需的從核心產線、設備到原材料等生產資源的調配。海爾COSMOPIat為什么不像比亞迪一樣,去做一個日產能500萬只口罩的超級工廠?因為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核心價值,就是打通全社會全行業,讓生產要素快速匹配,讓資源按需分配到生產環節,在供需兩端進行生產關系再造。

截至去年5月,青島規上企業3572戶,過百億企業14家,還有大量中小企業,這些應用場景能否開放給海爾COSMOPIat,一方面促進海爾COSMOPIat快速成長,一方面讓本地企業完成升級改造?

這一次全民抗疫中,正是意識到扶植本土大平臺的重要性,各城市在“健康碼”場景的開放上進行了一場速度比拼,深圳開放給騰訊,濟南開放給浪潮,浙江給了阿里云。

現在,青島市表示要整合全市資源,全力支持海爾平臺建設。青島當地媒體評論認為,青島市和海爾共同的價值觀體現在平臺思維上。

“平臺思維”只是一個寬泛的概念,如果沒有對工業互聯網價值真正有深刻認知,并且不是從內心認同這種價值,怎么去整合青島市的資源?對平臺的培育也就缺乏足夠耐心。

而在工業互聯網關鍵的基礎設施建設上,已經先期展開了一輪激烈的城市競爭。

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系統,這個支撐工業萬物互聯的神經樞紐,相當于為企業每臺設備、零部件、產品賦予唯一“身份證”,現在,北京、廣州、武漢、重慶、上海是五個國家頂級節點,去年濟南爭取到國家二級節點落地。青島建設得怎么樣?5G網絡在青島各產業園區落地得怎樣?

這也是去年5月26日答辯會上透露的數據,2018年,深圳的電信業務總量達到1622億元,青島電信業務總量是568億元,比青島多1000多億,多在哪里?多在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衛星定位導航、大數據產業、物聯網等的應用上。再對比一下用云量,恐怕差距更大。

所以,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首先要把“地基”打好。

跨越“4年5000億”,海爾到底需要什么?

再造一個新海爾的增量怎么完成?如果把眼光局限在青島、長江以北,中國境內,遠遠不夠。青島怎么幫海爾“搭橋”,把海爾這個平臺的輻射力乘數級放大?

從海爾集團戰略規劃來看,從2019年起,海爾就全面引爆物聯網生態,現在正處在爆發的窗口期。一方面,“新基建”熱潮涌動,國家政治局會議點名的七大新基建中,就有“工業互聯網”;去年海爾COSMOPIat獲評工信部10大工業互聯網雙跨平臺之首;在國際標準上,海爾COSMOPIat也獲得了國際標準組織的認可,這為海爾COSMOPIat取得行業話語權,在全球進行模式復制打開了通道。

這個時候,海爾物聯網生態必須站在一個更廣闊的舞臺上,才能在窗口期達到跨越式發展,達到“4年5000億”的目標。

對于青島來說,發展工業互聯網,意在重振青島工業;對于海爾來說,這是自2005年實施人單合一以來的最大機遇期,海爾必須抓住這個機遇期,到工業基礎最深厚、各種資源要素最集中、創新最活躍,制度創新最前沿的地區,找用戶,找資本、找政策紅利,找生態伙伴、找最優秀人才。

所以,我們看到,海爾把海爾COSMOPIat工業互聯網體驗中心放在上海松江G60科創大廈,投資100億將海爾智谷工業互聯網項目落地上海松江,不在于上海給了多少優惠政策,而是這里是中國先進制造業最活躍的長三角的中心地帶,從這里可以輻射長三角這個強大的經濟腹地。海爾COSMOPIat在俄羅斯復制,張瑞敏頻頻亮相全球最頂級商學院,宣講海爾的物聯網生態,包括推動孵化的創業公司上市,都是在擴大曝光度,尋找更大的舞臺,獲取加速度,放大戰略窗口期的乘法效應。

海爾到底需要什么,不言而喻。

從2015年起,青島舉行世界互聯網工業大會,到2019年,這場由青島市政府主辦的大會已經升級成為世界工業互聯網產業大會,這樣的一個平臺怎么和產業發展深度融合在一起?這是青島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在這方面,無錫做出了樣本。

blob.png

2019年無錫世界物聯網大會吸引了500多家企業參展,世界500強企業來了37家,關鍵是無錫當地有2000多家物聯網企業,形成了包括關聯芯片、感知設備,網絡通信、智能硬件、系統集成、應用服務等較為完整的產業鏈。2018年無錫物聯網產業的收入達到2638.7億元。

無錫發展物聯網產業可謂10年磨一劍,研發資源不斷向這里聚集,華為、西門子、英飛凌都在這里建有研發中心或者實驗室,包括海爾也投資50億元,在無錫建立物聯生態網基地。而山東的另一家進入10大工業互聯網雙跨平臺的浪潮也投資50億,在無錫建立大數據產業園,成為當前中國物聯網產業最活躍地帶產業鏈上的一環。

青島能做什么,青島要做什么

再說上海,這個中國最耀眼的金融之都,骨子里卻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工業城市,不管是中國寶武、上汽集團,還是商飛C919、特斯拉超級工廠,上海在制造業上的卡位從來沒有失手過,這座位列2019年中國先進制造業城市發展指數榜首的城市,把發展工業互聯網作為制造業轉型的最重要推手。

上海將寶鋼外遷的同時,引進了海爾COSMOPIat,紫光、徐工、用友這樣的通用型工業互聯網平臺,本地還涌現出上汽集團、中國寶武、上海電氣、智能云科等一批面向裝備制造、鋼鐵化工、航天航空等重點產業的行業級平臺,聚集了一批應用型企業,作為腹地的長三角一大批制造業企業還提供了豐富的場景。

上海地方政府在引進這些工業互聯網平臺時,不光給補貼,關鍵是了解需求,給企業之間牽線搭橋,匹配供應,更好地引進資金和資源。

海爾在上海布局工業互聯網項目,也是看中了上海的產業氛圍,可以快速地聚集資金、人才、技術、市場等各項要素,獲取發展加速度。

這一次,青島市委書記親自參加海爾集團的發展規劃工作主題座談會,顯示了地方主政者對于工業互聯網價值的清晰認知。

海爾對外透露的“5000億計劃”中,要在青島打造更多“燈塔工廠”,打造更多COSMOPIat行業子平臺,就像周云杰說的,青島有這么好的制造業基礎,完全有機會做成全球最大、最好的工業互聯網平臺。

青島的未來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一個世界級的工業互聯網之都,必須經得起這些拷問:你的平臺高端嗎?你的應用豐富嗎?你產業聚集嗎?你的生態完整嗎?不管是海爾提出“四年5000億”目標,還是青島要打造世界級的工業互聯網之都,都是對自己的一場倒逼。

在去年5月26日的舉行的這場答辯會上,政府官員和參加答辯的企業界一起探討了“把青島能做什么,青島要做什么”這個問題,這其實代表了青島在選擇未來發展道路上必須要有的坦誠、務實的心態。

不管是合肥的“10年最高增速”,還是無錫這座“物聯網之城”,上海這個外表金融,骨子里強大的工業城市,都注定了青島在新一輪城市競爭中,要拿出背水一戰的心態,并且要跑一場馬拉松。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蔡宇丹)

更多請點擊:青島制造官網

美女麻将单机版破解版 内蒙11选5一定牛 江苏快3注册 大乐透中奖规则和玩法 佳永配资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河南快3开奖视频直播 甘肃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北京赛车 官方app下载 浙江6 1走势图 网上幸运飞艇违法吗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